AKB48 history 第二章 “K是夥伴、還是對手?  

由於K組的出現開始動搖的成員們。 

劇場open3個月後,觀眾數量終於有了增加。而就在剛剛看到一點希望苗頭的時候,某個消息傳到了成員們的耳中。

第二期成員K組甄選開始。 

聽到這個消息後,前田敦子愕然了, 

僅僅才過了3個月哦,聽到將有新的孩子加入後,我們的感覺是誒?靠我們不可以嗎’……很難過 

靠自己好不容易打下的基礎卻將有不認識的新成員加入進來。K組是什麼?我們難道不是AKB48成員們的心中有了類似於不安及焦躁的情緒。但與此同時,A組內部的向心力卻加強了。 

 

浦野一美 

到那之前為止一直都被教育‘AKB48實行一軍二軍制,互相之間都是競爭對手,所以想必大家心中都覺得不可以和睦相處。但變成隊伍制後,友好相處也是可以的等想法滋生了。我想是因為有對新隊伍的對抗意識所以大家的關係變的友好了。現在也經常被人這樣評價A組全員都很mypaceK組的團結力很強,但我想這是因為本來A組最開始就被教育周圍的人都是競爭對手,而K組從一開始就被教育趕上超過A而團結起來,因此才造成的不同結果吧 

而從運營方的角度來說,雖然劇場還沒有滿座,但人氣已日趨穩定,而如果還只是單靠A組一組支撐的話顯然是不夠的,加上原本就有K組的構想,甄選也只是時間的問題。不管怎樣,2月中旬第二期成員的甄選在NTT DoCoMo公司的協助下開始正式運行。這次甄選嘗試了很多與以往不同的創新。其中之一就是首創以手機視頻進行甄選。設置很多台視頻手機,然後讓通過書面資料審查的少女們與視頻另一頭的運營方進行面試。由於這在業內也是第一次嘗試,給少女們帶來了不少困惑。 

  

2期生(現B組)的河西智美的證言: 

有很多的包廂,然後參加面試的孩子們都在那裏排隊。當時很不安到底是要做什麼啊。然後排在我前面的是小林(香菜)。在她被問到有什麼特長嗎時她回答道我很擅長說大叔噱頭!,當時我想的是這個人好厲害,要是我的話絕對說不了!,結果她接著就說了一個今天早上沒能吃上早飯,超shock‘,記住我當時還想著雖然不是一般的無聊。但是這個孩子還是很厲害!要做到通過視頻手機給對方留下印象的話,必須做到這種程度’” 

  

天然笨蛋派idol角色 小林香菜

同樣2期生(現SDN48)的野呂佳代

 

覺得自己是多虧了視頻手機才能加進來。因為老實說當時有點胖,但是臉看起來還算瘦。所以只照到腰部以上的視頻手機真是太圓滿了

 

然後2262期生(K組)共選出了19名合格者,和一期的A組相比,從最年長的22歲(野呂佳代,大堀惠)到年紀最小的10歲(奧真奈美),年齡層跨越c程度相當大。

 

被期待為下一代ace候補,當時akb48最年少的奧真奈美及小野。

 

當時最年長,現SDN48成員的大堀惠

我和麻裏醬(筱田麻裏子)一樣一直都在劇場的咖啡店打工。122那天麻裏醬突然站到了舞臺上,當天完全不知情的我因為不甘心還哭了。覺得自己已經22歲了,也是非常的焦躁。所以最後通過2期生最終審查的時候非常非常的高興……但是當按名字站在一起時,看到旁邊完全還是小孩子的ma醬(奧真奈美)和小野(恵令奈)……非常失落,覺得自己比起偶像,可能自己更多的將是保護者的角色吧

值得一提的是,這一期落選的成員還包括後來在B組呼風喚雨的渡邊麻友柏木由紀。(注:柏木有通過甄選但因為母親的原因沒有繼續)

甄選結束幾天後,便早早的開始了訓練。

 

宮澤佐江

傍晚學校放學後大家便聚集到一起,一直熬到晚上,因為有很多人都沒有接觸過舞蹈所以非常辛苦。練習用的工作室牆上貼有很大一面鏡子。鏡子最前面的位置是最引人注目的,不管是老師還是自己的動作都可以看得很清楚。而那個位置一般都是由(大島)優子和梅醬(梅田彩佳)佔據。特別是梅醬,舞跳得非常好。我本來就不是那種站在前面的性格,所以一般都固定站在後面,前面被其他成員擋住,在看不見自己身影的情況下練習。然後直到某一天,工作人員突然對我說宮澤不是也能跳麼,站到前面去!。就連鏡子的前面也是一種競爭,所以儘管稍微有些緊張但開始覺得必須要站在前面不可了’”

 

大堀

我當時是每天從千葉縣一個叫九十九裏的地方花兩個半小時的時間趕去練習。訓練結束後,再狂奔跑到車站,因為晚上10點就是最後一班電車了,(大島)優子因為是櫟木出身,所以總是和我一起跑去趕電車

 

河西

最開始的時候,既有把全體人都看作是競爭對手的成員,也有處於什麼都不懂的懵懂狀態的成員,還有像梅醬那樣拼了命般舞蹈的成員,大家都各有各的想法,非常的零散。夏老師也對我們說過‘K team(當時是以A TEAM K TEAM來稱呼的)沒有協調統一感,必須以不要輸給A TEAM的心情努力才行,還經常被其他工作人員刺激到因為有A TEAM,所以你們是不被需要的存在等等。所以當時很有抵觸感,曾想過‘A組到底好到什麼程度?’”

出道後大概一個月的時間內,和A組同樣經歷了痛苦並且嚴厲的練習。然後,就在K組劇場出道前的一個星期,A組和K組成員第一次見了面。

 

河西

之前我們一直都是在練習室裏進行訓練,但在出道前一個星期左右開始在劇場進行練習。舞臺上練習的時候採取的是和正式演出時同樣的配置,可以感受到燈光照射到身上的灼熱感,所以非常的高興。就連‘dear my teacher ’這種不能笑的曲子我都面帶笑容,因為覺得我,真的成明星了!。就在我們練習結束後,前來公演的A組成員們進來了

K組從舞臺上下來,到觀眾席的後方PA(放送設備)的前面站成一排,而A組的成員們則走上了舞臺。

臺上的A組,劇場後方的K組,然後大島優子大聲喊道:

我們是K組,請多指教!

K組的成員們集體重複了一遍。現K組隊長秋元才加回顧說:

“A組是站在臺上看著我們的哦,當時我就想啊,這個也有差別,果然是競爭對手那個時候不管是舞臺還是A組看起來都很遙遠。啊,不追趕不行啊,全體K組成員都是這樣想的

 

河西

因為臺上的練習而情緒高漲,而且說來實話曾覺得我們也很努力,和A組應該沒什麼差別吧,所以在見到A組時,被對方氣場所震撼到了,到了全身起雞皮疙瘩的程度。在打招呼的時候也是。明明是面帶笑容卻覺得很恐怖。我在那之前做任何事都沒有到一生懸命的程度,也沒有太在意輸贏。但看到A組的時候出生以來第一次有了自己可能要輸了的感受。明明只是看到她們做準備運動都覺得糟糕,贏不了這個人。在那之前雖然並不是對藝能界沒有興趣,加入AKB48後還曾覺得為什麼我要在這裏進行這麼艱苦的訓練。但漸漸的我變得認真起來,就算發燒也參加了訓練。但是即使這樣為什麼還是覺得贏不了呢?,而從那之後我變得更加投入練習了。

K組成員進行緊張的訓練的同時,A組成員迎來了akb48史上第一個畢業生——宇佐美友紀。她在323的公演上 發表了為實現自己播音主持的夢想將於3月底A1st千秋樂公演上畢業的消息。A組成員們因為事先未被告知,眾人於舞臺上驚訝哭泣。同時也感到不安。但在幾天之後,運營方正式宣佈修改了原來1軍、2軍的設想,將於4月起實行Team ATeam K輪流演出的制度,。這一消息使A組成員稍感安心,但也使得k組的競爭心更加強烈。

 

K組劇場出道前日的大事件

就在K組劇場出道的前一日,發生了某起事件。當時K組成員們正在劇場進行最後的練習。

 

因為其他的小組曲正在進行練習,時間空出來的最年少成員奧真奈美小野恵令奈便在寫有歌詞的紙上進行塗鴉要怎樣簽名才好呢

看到她們這種行為的秋元才加朝兩人走過去,大聲訓斥道:不要在寫有歌詞的紙上亂畫!不是都沒時間了嗎!快給我去練習!

劇場一瞬間靜下來,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奧和小野,在下一個瞬間,兩人都大聲哭了出來。

 

大堀惠

我很理解才加的心情。在歌詞旁邊亂寫亂畫是絕對不可以的行為。但因為我是最年長的成員,所以覺得自己必須說點什麼,於是向才加說可以出來一下嗎,然後把她帶到了電梯旁的大廳裏你啊!哪有像你那樣說話的!,用很強烈的口氣責備了她

然後秋元邊說著什麼啊邊抓住大堀的胸口進行反駁,大堀也是一步都不後退什麼意思,兩人的騷動讓其他的成員都聚集了過來。

大堀

那個時候的才加果然還是因為太年輕,馬上就很逞強的反駁著才加…’‘但是才加覺得…’,我覺得自己必須說點什麼,所以大聲吼了出來你說的話是正確的,但是,那種說話的語氣不對!你以為那兩個孩子多大了!?,接下來的一瞬間就看到才加的眼睛裏立馬堆滿淚水,邊說著嗚哇~~~~~~對不起!!邊哭的近於崩潰,當時就覺得我才是對才加說了重話的那個,所以說著對不起!我才要說對不起呢!也哭了起來

野呂佳代

當時幾乎所有K組的成員都聚集到電梯旁邊,和兩個人同樣程度的大哭起來。我也是到那之前一直覺得熱血什麼的真是糗啊,所以不怎麼表露自己的感情。但那次事件的第二天,不管是眼睛還是臉都浮腫的不行因為不知道會那樣,所以和大家一起哭了。但我覺得正因為有那樣的事件,K組終於變成了一體,真正做好了迎接初日的準備。

距離A組出道後差不多四個月的0641,也是A1st公演千秋樂(最終公演)的第二天,k組的首場表演拉開了序幕。與A組剛開始寥寥無幾的觀眾數目相比,k組的開端無疑是豪華的,首場便實現了全劇場滿座!

河西

在正式出場前夏老師加入了圓陣,對我們說了一些注意事項。讓手彰顯出力量~!毛孔散發出氣場!眼睛映射出光芒!抓住至少30人的fans真的是很緊張的眼淚都要掉出來但幕布拉開後聽到大家的口號聲,視線對上時還會對我微笑,覺得非常溫暖。

大島優子

緊張都寫到了臉上。之前雖然有過舞臺經驗,但是沒有怎麼在人面前唱過歌,所以非常的緊張。舞臺上是個全白的世界,感覺一瞬間就結束了。但自己已經拼盡全力了,雖然並不能說接受自己的全部表現……沒想到這麼的快樂’”

 

 

 

可是初日過後第3天,觀眾人數便減到了一半

誰都看得出來客人們減少了K組成員宮澤佐江這樣說道。

果然最開始的客人是以試著看一下的心態來看K組表演的,並且“party開始了喲A組表演過的公演,所以最開始會被比較,不認同我們的人也很多。因此,大家會在公演前一起談論要拿出只有在K組才能看到的表演”“加大舞蹈動作力度”“要感謝舞臺”“要用必死的勁跳舞等等,會把這些有大家決定的東西寫在紙板上哦,即使現在這些紙板也保留在休息室裏。

K組唯一能勝過A組的,就是團隊精神。吃飯會半強制性的要求一起,會拿著便當盒圍成圈坐一塊吃。如果有想說的話即使吵架也要互相說清楚。

大堀惠:

應該是練習剛開始的時候,大家一起會說一些自己的感想。其中既有亂開玩笑的成員,也有真心說到現在為止在學校都被欺負,但正因為如此,想在這裏遇見好的夥伴的成員。大家就連對父母都說不出口的話題也說了很多

正因為這樣,自她們劇場出道一個月後的54日,這次不同于初日的試驗性滿座,而是借助K組自己的力量實現了真正意義上的滿座。她們也因終於,有了我們自己的fan”而落淚。

~to be continued~

 


eric65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