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抗日英雄部隊邱清泉第五軍

 

        國共內戰期間,中共情報戰線直達蔣介石身邊,國防部作戰次長、掌握國民党調動軍隊大權的劉斐中將竟是中共地下党。在被調動的軍隊自己還不知道時,延安就已經得到情報,并据此而擬好作戰計划。胡宗南的机要秘書和親信隨從熊向暉,將胡宗南大軍進攻延安的計划通報周恩來,以致胡宗南打進延安時,得到的只是一座空城。周恩來曾經說:“蔣介石的作戰命令還沒有下達到軍長,毛主席就已經看到了。”

劉斐除了使胡宗南大軍進攻延安扑空之外,又是殺害抗戰中聞名中外的國軍第七十四軍(軍長張靈甫)的罪魁禍首﹐同時劉斐還是殺害抗戰中另一英雄部隊國軍第五軍(軍長邱清泉)的幕後黑手。

和第七十四軍一樣﹐國軍第五軍也是中國抗戰時的一直著名的英雄部隊﹐同樣有其顯赫的戰史。本文就大致介紹第五軍的軍史及最後如何被中共特務劉斐斷送的﹐並仔細介紹一下邱清泉將軍。

一九三六年三月,蔣介石接受徐庭瑤考察歐美軍隊現代化裝備後所提出的建議,在南京成立陸軍交輜學校。一九三七年,在交輜學校基礎上又擴編建成第一個陸軍裝甲兵團,杜聿明任團長。全面抗戰爆發後,杜聿明率裝甲兵團的兩個連參加淞滬會戰。一九三八年,裝甲兵團撤至湖南湘潭整訓,后擴編為第二○○師。同年冬該師又擴編為新編第十一軍。一九三九年一月,番號又改為第五軍,杜聿明任軍長,下轄第二○○師〔師長戴安瀾〕、榮譽一師〔師長鄭洞國〕和新二十二師〔師長邱清泉〕。第五軍是抗戰初期國民政府唯一的机械化軍。在杜聿明統率下,該軍注意訓練,士气旺盛,號稱新軍,一時蜚聲全國。

日軍占領武漢和廣州後﹐中國通過沿海獲取經濟補給的線路被完全切斷﹐這時連接廣東﹑廣西和越南港口的桂越國際交通線便成了當時獲取境外物資的最主要的通路﹐據當時的統計數字﹐一九三九年九月運進中國的物資總計一萬四千七百噸﹐其中有一萬兩千五百噸是通過桂越國際交通線獲得的﹐佔總量的百分之八十五。因此日軍來打桂越國際交通線的主意了。

十一月十五日,日軍首先在欽州灣龍門港登陸,然後越過十萬大山﹐向南寧進犯﹐十一月二十四日,號稱“鋼軍”的日軍板垣第五師團主力中村正雄之二十一旅團攻佔南宁,一個月后,又攻陷桂南戰略要地昆侖關。日軍另一部兵力西進,與十二月二十一日攻克龍州,截斷了桂越國際交通線。

為了打通對于我國接受外援至關重要的桂越國際交通線,防止日軍西進北上侵襲我云貴川大後方﹐蔣介石委員長親自赴柳州督戰﹐決心收复南宁,先后調集十四個師、一百架飛机,由桂林行營主任白崇禧指揮,分兵三路發起反攻南宁戰役。十二月十八日,國軍發起全面攻擊﹐北路軍主力國軍機械化第五軍由杜聿明指揮,負責收復戰略要地昆侖關。

在這次收復昆侖關的戰鬥中﹐第五軍之第二百師、榮譽第一師負責正面主攻昆侖關﹔邱清泉之新二十二師由小路迂迴昆侖關,攻占五塘、六塘﹐並負責阻擊救援昆侖關的日軍。

十二月十九日﹐丘清泉之新二十二師(中國著名的抗日遠征軍廖耀湘新六軍的前身)右翼迂回部隊攻佔五塘﹑六塘。之後﹐邱清泉親率師主力在六塘與自南宁來援的日軍台灣混成旅團大戰。至二十日﹐昆侖關日軍漸漸支持不住了,頻頻告急﹐日軍第二十一旅團長中村正雄親率第四十二聯隊增援昆侖關。新二十二師在五塘頑強阻擊第四十二聯隊﹐使其兩天不能越雷池一步。二十四日﹐中村正雄少將被榮譽第一師迫擊砲擊中身亡。二十五日﹐日軍增援部隊台灣混成旅團之兩個聯隊到達八塘,日軍第四十二聯隊到達九塘。面對新的情況﹐新二十二師被調回與第二百師及榮譽第一師一起全軍合力猛攻昆侖關。同時﹐白崇禧新調五個師全力打擊八塘以南日軍援軍。三十一 日,在第二百師及榮譽第一師的配合下﹐邱清泉師長率新二十二師以凌厲攻勢突入昆侖關,守衛昆侖關的日軍第二十一聯隊長三木吉之助大佐被擊斃﹐國軍大獲全勝。

在整個昆侖關大戰中﹐日軍第二十一旅團的兩個主力聯隊第四十二聯隊和第二十一聯隊被全部殲滅﹐第二十一旅團已經名存實亡。 國軍除擊斃旅團長中村正雄少將之外,還擊斃了第四十二聯隊長、接任中村的代旅團長扳田元一大佐﹐第二十一聯隊長三木吉之助大佐﹐副聯隊長生田滕一﹐第一大隊長杵平作﹐第二大隊長官本得﹐第三大隊長森本宮等﹐日軍班長以上軍官被擊斃達百分之八十五以上,士兵被擊斃四千人,被俘一百余人。

此役後因戰功卓著,邱清泉榮升第五軍副軍長﹐廖耀湘榮升新二十二師師長。鄭洞國調升,帶走榮譽一師,第五軍由廣西移駐云南,第一九六師調歸其建制。

一九四二年三月,根据中英兩國政府簽訂的“中英共同防御滇緬路協定”及英方請求,國民政府令第五軍、第六軍、第六十六軍組成中國遠征軍第一路軍,開赴緬甸對日作戰。三月上旬,第二○○師到達同古,接著便在此与日軍發生第一次惡戰,殲敵五千余人,在中國遠征軍史上寫下光輝的一頁。由于孤軍深入,日軍凶悍,第二○○師被迫撤退。新二十二師繼而在斯瓦戰役中重創日軍第五十五師團。四月中下旬,第一九六師又在平滿納抗擊日軍兩個師團的猛烈攻擊,雖傷亡甚重,但陣地始終未被敵人突破。因中美英三方在戰略上的矛盾及指揮上的混亂,導致中國遠征軍第一次入緬作戰失利,并于四月底開始撤退。第五軍的第二○○師、一九六師歷盡磨難,撤回國內;而第五軍軍部、新二十二師及第六十六軍的新三十八師則撤退至印度。撤退中﹐第二○○師師長戴安瀾在指揮部隊撤退中不幸中彈,壯烈殉國。噩耗傳來,舉國悲慟,蔣介石親自為其舉行葬禮。

第五軍的第二○○師和九十六師撤回國後進行了大休整,并補充了大批兵源。一九四三年初,第五軍擴編成第五集團軍,邱清泉就任軍長,下轄劉觀龍四十五師、黃翔一九六師、高吉人二○○師,駐防昆明城郊。同年十月,該軍開始接受美式裝備。一九四四年五月,為打通滇緬公路,邱清泉奉命親率第二○○師赴滇西作戰,并于次年元月配合友軍攻克畹町城,打通了滇緬公路。抗戰胜利後,邱清泉之第五軍奉蔣介石之命繳了龍云部隊的械,從而結束了龍云對云南的控制。

同孫立人、廖耀湘、張靈甫、薛岳等將軍一樣,邱清泉將軍(雨庵)也是中國近代史上一位著名的將領,他是浙江人,黃埔軍校第二期畢業,後去德國留學,于德國陸軍大學畢業,具有德國軍官乾脆的精神,做事不拖泥帶水,他在指導“半實地演習”“沙盤演習”“小部隊作戰”演習時頭頭是道,經常給部下熬夜講授,他把手叉腰,不看講義,假設多種情況,囑部屬當場作答;他對軍事學小部隊作戰諸原則,可以稱得上滾瓜爛熟,部隊幹部,莫不敬佩。邱清泉之第五軍後在中原戰場與中共黨軍作戰中發揮了高度的戰力,是當時中原戰場國軍的王牌部隊。同時,邱清泉明察秋毫,看問題敏銳,是後來國軍中覺察“國防部有共產黨。。。”的第一人。

中共黨軍原屬國民政府之第十八集團軍(八路軍)﹐在抗戰時期八路軍在陝北種植鴉片買槍買炮﹐又與日偽以互不侵犯為條件向國軍部隊進攻﹐根本沒有資格在日本投降後甩開國民政府單干去搶奪國民政府的抗戰勞動果實﹐但在一九四五年底至一九四六年初﹐中共借國軍復員整編及遣散關東軍大肆擴充並開始發動了大規模的叛亂。

國民政府忍無可忍﹐為反擊中共的叛亂﹐一九四六年一月﹐第五軍以二OO師留駐昆明,邱清泉率一九六師及四十五師加上“整編”字號向南京開拔。三月間到達浦鎮,奉命衛戍南京。一九四六年六月初﹐第五軍從江蘇宿縣出發向非法佔據山東單縣、城武一帶的中共黨軍反擊﹐共軍無力招架﹐紛紛敗退﹐被殺的屍橫遍野﹐第五軍進展極為順利。八月,第五軍渡過黃河,到一九四七年一月,第五軍一直打到河北的清丰、大名,節節勝利﹐中共黨軍被第五軍英勇作戰的精神及火箭炮、火焰噴射器等新式武器的火力,嚇破了膽﹐不敢和第五軍正面遭遇﹐當時中共黨軍中有句傳言:“逢五不打,聞五就逃”。

中共黨軍打不過第五軍﹐便開始動用隱藏在國民政府國防部的中共特務進行離間。國防部主管作戰之參謀次長劉斐,及主管作戰之第三廳廳長郭汝瑰都是中共特務﹐國軍一切机密計划,中共黨軍事先全部知悉。 除此之外﹐特務劉斐及郭汝瑰數次挑起國軍將領之間的矛盾。

中國抗戰中守衛石門要塞為愕西大捷立下卓越戰功的整編第十一師胡璉的部隊﹐是一支國軍精銳的机械化部隊,裝備訓練均佳。其原所屬陳誠第十八軍曾于一九三四年在江西廣昌等地將作惡多端的紅軍殺的大敗﹐並佔領中共叛國蘇維埃巢穴瑞金。這只部隊是後來徐蚌會戰中在雙堆集沖出中共黨軍重圍的唯一部隊﹐這只部隊後來進行了重新補充, 退到金門島後﹐曾與孫立人訓練的新軍齊心協力將進攻金門的中共黨軍葉飛部隊殺的全軍覆滅。這只戰力極強的部隊﹐同第五軍一樣當初都是中共的眼中釘﹑肉中刺。本來第五軍及整編第十一師理應相互獨立﹐各自獨當一面並相互配合﹐但特務劉斐硬是後來將其劃歸第五軍﹐以挑起兩者之間的矛盾﹐使其在中原之戰中無法整體配合。

整編第十一師歸第五軍後,不服邱清泉的指揮。期間有一個團在張鳳集、張表集之間布防。有一天晚上,為了軍事部署,邱清泉命令此團向右翼一個空缺上補充靠攏。胡璉則命令此團不准右栘,理由是他的部隊正膠著著,他希望邱清泉向左翼靠攏,這一團人不知听命於誰,原地不動,結果被陳毅以人海戰術殲滅,只團長一人逃了出來。邱清泉要以軍法辦他,團長當然也是冤枉,他不過是命令不統一下的犧牲品。後來雖然沒辦成,但團長後來將情況報告給了胡璉,胡璉大為不快,邱,胡雙方的配合開始出現裂痕﹐進而影響了整個戰局﹐雙方後來又在王敬久組織的陳樓軍事會議上就一團人被消滅的事發生激烈爭吵﹐終至不能協和。整編十一師後來划歸第六綏靖區周磊指揮﹐但整體配合已經談不上了﹐特務劉斐的離間計不幸得手了。

中共害怕第五軍及整編第十一師﹐除利用插在國防部的特務劉斐開展離間計之外﹐另外一招就是搞臭第五軍在老百姓中的聲譽。中共黨軍化裝成第五軍,隨第五軍之後奸殺擄掠,國軍高層知道中共的欺詐術﹑污衊術﹐但百姓不了解,錯怪第五軍﹐使中共的嫁禍慣伎得手。其實﹐第五軍是抗戰中著名的英雄部隊﹐對名譽是極其敏感的﹐自然也是極力維護的﹐怎麼可能干這些丑事來破壞自己歷盡千辛萬苦﹑巨大犧牲得來的國譽呢﹖﹗再聯想到中共六四時派部隊士兵穿上便衣燒軍車然後嫁禍老百姓﹐污衊正義的學生﹑百姓為暴徒﹐還有派國安特務戴上防火面具去天安門偽造自焚﹐然後嫁禍給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等事﹐自會明瞭一切。

整編第十一師調離第五軍後﹐原駐防商邱的第七五師沈澄年部隊歸入第五軍戰鬥序列。

一九四七年五月,邱清泉率第五軍渡黃河攻擊聶榮臻和陳毅。戰鬥佈局上﹐邱清泉的戰略是以七十五師沈澄年部隊在山東曹縣至定陶九十里之間布防並維持商邱到定曹的的後方補給線,而以自己的主力部隊渡河追赶陳毅。戰鬥一直進行到了一九四八年﹐期間中共黨軍始終不敢與第五軍正面激烈交鋒。一九四八年六月﹐在黃河以北正欲大有作為的邱清泉軍﹐又被中共特務劉斐離間。劉斐以“商邱東北的微山湖發現有匪蹤”為由﹐以國防部名義命令沈澄年部隊立即返回商邱。為離間第五軍﹐劉斐電報發給沈澄年而故意不抄副本給邱清泉﹐導致邱清泉對自己維持後方補給線的整整一個師被調動而一無所知。邱清泉為保證向中共黨軍大舉進擊所需的後方補給﹐派副軍長熊笑三到定陶、曹縣去視察後方補給線的布防情況,結果居然發現補給線上空無一人,一問第六綏靖區,才知道部隊已擅自開拔商邱。邱清泉大怒,一气之下,要把沈澄年押到南京去受軍法審判。後來雖然沒有法辦﹐但部隊之間的糾紛已經無法避免﹐邱清泉軍只得退回离開封五百里的城武進行停頓。劉斐將邱清泉第五軍的進攻通過離間遲滯以後﹐六月二十二日陳毅、劉伯承乘機以三十多萬人的人海戰術在付出五萬余人的巨大傷亡後攻陷開封。

此前﹐六月十七日河南省主席劉茂恩在開封向邱清泉第五軍直接求救﹐十八日晚,邱清泉打電報請示國防部,究竟繼續北追陳毅還是回救開封,劉斐當晚回電:“限三天內解開封之圍。”邱清泉接到電報後气得發抖﹐當場將電報撕毀,城武到開封五百多華裡,中間還隔有中共黨軍几個縱隊,三天之內如何突破阻撓而解其圍困﹖﹗但邱清泉最後還是決定救援開封﹐一面準備大軍開拔﹐一面命令七十五師沈澄年部隊也從商邱出發救援開封。當第五軍十九日往開封進發之際﹐接到劉斐給邱清泉命令副本的陳毅也同時開向開封﹐截住了第五軍的去路﹐第五軍一路攻擊前進﹐廿二日攻克距离開封還有九十里的蘭封車站。開封陷落後﹐第五軍繼續往開封進發﹐中共黨軍一向害怕第五軍﹐不敢與第五軍長時間交戰﹐在搶劫了開封的物資後﹐二十六日即往隴海路以南逃竄,開封收复。

開封克復後﹐從商丘出發的沈澄年帶了騎兵旅繼續追赶逃竄的中共黨軍至河南睢縣榆廂鋪﹑鐵佛寺一帶﹐由于孤軍深入﹐被敵包圍。七月一日邱清泉接到國防部命令救援被圍困的沈澄年﹑區壽年、米文和﹐中共黨軍用人海戰術在許崗和桃林崗阻擊第五軍﹐在第五軍與之激戰兩日時﹐為遲滯第五軍的攻勢﹐特務劉斐以一個假情報為借口謂在西面隴海路有陳賡三個縱隊由西迫近,要邱清泉注意西邊防線。邱清泉為防万一,乃以從昆明新歸建的第二OO師防守西側﹐此舉分散了第五軍的力量,使其不能集中兵力突破許崗和桃林崗一線,二OO師往西搜索五十里皆不見敵蹤,方證明這情報是假的,屢次的經驗使邱清泉對國防部起了懷疑。就在這一天﹐中共黨軍攻陷榆廂鋪﹐區壽年、沈澄年、米文和殉職。

之後﹐邱清泉決定以一個團在許崗和桃林崗繼續與敵軍糾纏﹐掩護軍主力行迂回戰夜間出奇兵救援被圍困在鐵佛寺的黃百韜軍。當時第五軍連日征戰﹐極度疲勞﹐但邱清泉志在必得。第五軍連夜從杞縣繞道柿園走側背東行,經清村打中共黨軍的後背,一路上如入無人之境。七月六日拂曉,中共黨軍發現第五軍番號突然出現在鐵佛寺附近,驚恐萬狀﹐連打都不敢打﹐便連夜撤退了﹐黃百韜軍因此被解圍了。

這一仗,無疑是因為邱清泉出奇兵取勝﹐但特務劉斐卻將青天白日勛章頒給了黃百韜﹐以有意製造邱清泉與黃百韜的矛盾﹐同時挫第五軍的士氣。邱清泉在一場惡戰之後受到如此冷落,一無所有﹐自是心怀抑郁。七月二十九日,邱清泉乘部隊在商邱整訓之際,請長假回了溫州老家﹐期間他曾孤獨地閱讀岳飛傳,說:“自古忠臣都是寂寞的!”

九月,在蔣介石委員長的數次寫信激勵﹑催促下﹐邱清泉終於從溫州返回商丘。但邱清泉對國防部一而再再而三的計劃被中共黨軍知曉已經怒不可遏了﹐他開始懷疑國防部有問題。他說國防部的命令不能听,一听就打敗仗,正好陷入圈套。邱清泉常說的幾句話是:“國防部的命令未到手,副本早送給陳毅了,我們還打什么?” 有一次在南京﹐他對曾擔任過第五軍參謀處長的張緒滋說 :“緒滋,國防部有共產党……”云云。

一九四八年十月﹐徐蚌會戰開始,第五軍當時駐紮在碭山。十月十八日國軍指揮機關在徐州花園飯店召開軍事會議。當天會議由劉峙主持,由與特務劉斐串通一氣的中共另一潛藏在國防部的特務郭汝瑰報告部署計划。由于對國防部起了懷疑﹐邱清泉對特務郭汝瑰的計劃當時就起了警覺﹐雖然邱清泉當時不會知道郭汝瑰是中共間諜﹐但他極力反駮作戰計劃﹐他說﹕“你(郭汝瑰)今天這個部署就等於當年項羽在垓下的部署,今天陳毅從濟南下來,也就等於劉邦當年的情勢一樣。而今時代變了,戰略地勢沒變,我們現在在九里山,也就是當年項羽失敗的地方,這個部署非蹈歷史覆轍不可!” 當晚回來﹐邱清泉心情異常失落﹐他看到了問題﹐但無法改變。

邱清泉第五軍和當年的張靈甫第七十四軍一樣﹐都是特務劉斐的犧牲品﹐但不同的是﹐張靈甫只是意識到了有人要害他﹐而邱清泉卻在懷疑整個國防部。在評論中原會戰國防部的作戰計劃時﹐邱清泉有一段名言﹕“今天這個仗是亮子和瞎子打架,瞎子本領再高強,無論如何也不會打贏亮子。中原會戰共匪是亮子,而我們是瞎子,如何能戰?”“國防部給我的命令,副本先到那邊。”

雖然邱清泉和張靈甫都有了警覺﹐但國軍統帥部又有幾人意識到了國防部有問題﹐邱清泉和張靈甫無力回天﹐和張靈甫第七十四軍一樣﹐邱清泉的第五軍的結局在徐蚌會戰開始前就被中共特務劉斐給定了。

徐蚌會戰開始後﹐黃百韜兵團在碾庄被圍﹐十一月二十日,第五軍奉命從碭山至碾庄救援黃百韜,特務劉斐為了斷送黃百韜兵團﹐在第五軍途中臨近徐州時﹐借口徐州危險要救援徐州﹐故意讓第五軍在徐州一帶停留了六個小時﹐黃百韜兵團則正在此時彈盡糧絕﹐黃百韜等待救援不及,最後絕望自殺。

徐州會戰期間,前線國軍部隊擬向某某方面突圍,以此處共軍力量較弱為依據,但劉斐竟指示該部不得向此方向突圍,誑稱敵人於此處集有主力。就這樣﹐劉斐一次次將國軍送入了困境。

以整十八軍為骨幹組成的十二兵團,在雙堆集原本有能力突圍,但因劉裴“堅持不准突圍”的命令﹐ 導致全軍大部被殲。後來﹐劉斐﹑郭汝隗的中共間諜身份竟也被中共自己暴光﹐中共竊國之後﹐宣布兩人為“廿五年黨齡老同志。”

最後﹐邱清泉第五軍所在的第二兵團(指揮官杜聿明与邱清泉)三十萬人﹐被中共黨軍近百萬人包圍在徐州以南的青龍鎮一帶﹐由于糧食運不進去,燃料与飲水均不足,無法燒飯﹐只靠空投饅頭及麵包充飢。中共黨軍不敢強攻第五軍﹐只是圍而不戰。最後﹐由于連下了四十天大雪﹐天氣惡劣﹐空投根本無法進行﹐國軍飢寒交迫﹐三十萬國軍因餓垮幾乎不戰而亡。

邱清泉被圍不屈﹐當最後中共黨軍攻到指揮所附近時﹐邱清泉親率特務營固守照壁据點,与中共黨軍反复拼殺。一月十日零時,邱將軍率兵團部人員在警衛營保護下向南突圍,意圖到張廟堂第二○○師指揮所与該師并力沖出。突圍過程并不順利,部隊傷亡慘重﹐邱清泉命令剩下的人員各自散去。

最後時刻邱清泉面南而立,舉手敬禮向校長(蔣介石)訣別﹐然後倒臥在地﹐趁隨從不注意﹐自大衣中抽出腰間所佩電光手槍,打開保險向腹部開槍﹐悲憤的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時為一九四九年元月十日三時十四分。邱清泉將軍悲憤的是自己並不是指揮第五軍與中共黨軍作戰戰死的﹐而是被國防部的計劃給斷送的﹐第五軍被中共特務劉斐斷送的實在太冤枉。


eric65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