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整個抗戰過程中﹐國軍海軍對侵華日軍的作戰堪稱英勇悲壯。當時國軍海軍力量極為薄弱﹐與自稱擁有世界上最強大的海軍之一的日軍作戰﹐國軍海軍全憑英勇頑強﹐期間涌現了許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跡。八年全面抗戰﹐國軍海軍為抗戰的勝利作出了卓越的貢獻﹐建立了不朽的功勛。

戰前國軍與日軍海軍力量比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日軍發動全面侵華戰爭開始前,其海軍兵力總數為12.7万人﹐主力艦隊被編為第1,2,3艦隊﹐其中第3艦隊常駐中國。日海軍在旅順和馬公設立了重要港口,在上海還設有特种陸戰隊司令部。第3艦隊所轄的第11戰隊主要在長江流域活動,第10戰隊和第5水雷戰隊則在中國近海活動。

當時國軍海軍的編制﹑艦艇數量﹑裝備質量﹑官兵數量等均無法与日海軍實力相差甚遠。國軍海軍艦艇總排水量為 6.8万噸,而日本海軍當時的中等型號以上艦船就在115万噸以上。國軍海軍官兵總共約為2.5万人左右,僅為日海軍12.7万人的六分之一。

然而就是這支力量極其薄弱的海軍﹐卻勇敢的挑起了捍衛中華民族的重任。在江陰海戰﹐武漢會戰﹐愕西會戰﹐及長達8年的長江抗戰中﹐英勇的國軍海軍為抗戰的最後勝利作出了卓越的貢獻。

江陰阻擊戰中的國軍海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抗戰爆發之初,國民政府為阻止華東日軍沿長江西進,在江陰用沉船和沙石建立了一道長江阻塞 線。其中陳舊的不能參戰的“海析”、“海躁”、“海容”、“海籌”4艘巡洋艦全部自沉用以构筑江陰阻塞線。擔任這條阻塞線防守任務的是陳季良司令率領的國軍海軍第1艦隊。

陳季良是福建人,畢業于江南水師學堂,歷任槍炮官、艦長等職,抗戰爆發時擔任海軍部次長兼第1艦隊司令。戰前,他發願宁愿“葬身魚腹”也要与日海軍誓拼到底。

1937年8月14日﹐淞滬抗戰爆發後的第二天﹐江陰防區司令歐陽格派胡敬端、劉功提兩艇長駕駛102与171兩艘魚雷艇,偽裝成民船,從江陰出發一路躲躲閃閃經無錫、太湖、蘇州、松江,抵達上海黃浦江,其間險象環生。171艇未跟上,兩天后即8月16日晚,102號艇偷襲了泊于外灘的日本侵華第3艦隊司令谷川清中將的旗艦“出云”號。一個魚雷擊中了“出云”號的尾部,尾部受重傷。日海軍一開始還不知道國軍有魚雷快艇部隊﹐“出云”號遭重創,日軍才知道國軍也有魚雷部隊。這是抗戰初期,國軍海軍在絕對劣勢的處境之下,打出的漂亮一仗。

1937年9月22日上午9時,日軍聯合航空隊的40余架戰斗机及轟炸机攜帶重型炸彈開始進攻江陰防線,攻擊的主要目標是國軍防守艦隊的旗艦“平海” 號和它的姊妹艦“宁海”號輕巡洋艦。霎時,彈如雨下,火光四起。“平海”號3面受敵,左舷和中后部當即中彈,艦体遭到破坏。陳季良臨危不懼,屹立甲板上,指揮各艦抗敵。全隊士气高昂,沉著應戰。戰斗异常慘烈。親身經歷江陰海戰的“平海 ”號槍炮指揮官劉馥在日記中寫道:“炮彈如洪水般攻來。敵人如波浪一般,一層退下去,又一層層地沖擊過來。”

經過6個小時的激戰,“平海”號戰艦擊落敵机5架,陣亡11人,負傷23人。“宁海”艦也受到嚴重損傷。

 
9月23日凌晨,日軍偵察机偵察江陰江面,發現國軍艦隊依然陣容嚴整,氣極敗壞。不久,日机70余架蔽空而來,沖向國軍江防艦隊。“平海”、“宁海”兩艦再次成為日機瘋狂轟炸的目標。日机一隊隊地瘋狂轟炸,不停地投下炸彈。面對此种情景,當時一些被允許觀戰的外籍軍事人員也嘆為觀止。他們說,自第一次世界大戰以來,還未曾見過如此慘烈的戰斗場面。

在日机的瘋狂攻擊下,“宁海”艦沉沒了,“平海”艦受重傷。陳季良毫不气餒,率司令部移到“逸仙”艦指揮戰斗。

“平海”艦

9月25日上午,敵机16架又接踵而來,猛扑“逸仙”艦,在兩舷附近投彈20多枚。彈片橫飛,水柱沖天。“逸仙”艦彈藥消耗殆盡,反擊能力減弱,最后机艙的机柱被炸斷,舵艙進水,艦身向右傾斜,擱灘下沉。陳季良再率司令部人員遷駐于“定安”號運輸艦上,繼續堅持戰斗。至此,第1艦隊各主力艦均被擊沉。隨后,由曾以鼎擔任司令的國軍第2艦隊接替防守,繼續抗敵。一直到江陰失陷,日軍也未能摧毀江陰封鎖線。

"逸仙”艦

保衛江陰封鎖線的戰斗阻遏了日軍沿長江西進的企圖,粉碎了日軍3個月滅亡中國的迷夢,保護了長江下游軍政机關、工礦企業向四川大後方的安全轉移,為國民政府以空間換取時間之持久抗戰的最後勝利作出了卓越的貢獻。

武漢會戰中的國軍海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武漢會戰開始時,國軍海軍艦艇只剩原來的15%了。原有59艘、51288頓,已被炸沉30艘、19423噸,自沉于江陰阻塞線的15艘、22895噸,只剩14艘、8000多噸了。沒有巡洋艦,只剩8艘炮艦和一些炮艇、魚雷艇。

熟悉中國民國歷史的人都知道有個天下聞名的“永丰“艦(後稱“中山”艦)。“中山”艦噸位不大,但卻以它特有的光輝歷史而成為名艦。1915-1916年,“永丰”艦響應孫中山先生的號召,參加了護國討袁運動,首創義舉。 1917年,它又投入反對北洋軍閥的戰鬥。1922年,廣東軍閥陳炯明突然叛變,“永丰”艦成了孫中山“蒙難”後的座艦,蔣介石﹑宋慶齡均登此艦面見孫中山。

在抗戰初期的武漢會戰期間,“中山”艦英勇抗敵,寫下了它泣天動地的悲壯篇章。

武漢號稱“九省通衢”,素為中國中部地區最大水陸交通樞紐。南京失守之后,國民政府重要机關駐此辦公,一度成為戰時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和軍用物資集散要地。最高統帥部和中國空軍統率机构航空委員會移駐武昌、漢口,武漢成了中國作戰大本營,敵人稱之為中國“第二首都”。日本大本營陸軍部認為,“只要攻占武漢、廣州,就能支配中國。”

武漢會戰從1938年6月11日日軍攻占安慶起,至10月25武漢淪陷上,歷時4個半月。日軍動用陸海空軍35万,國軍投入百万大軍。雙方使用兵力之多、戰線之長、時間之久、規模之人,為抗戰以來任何戰役所未有。此役日軍被國軍斃傷達四萬多人﹐抗戰時期著名的“萬家嶺大捷”就發生在武漢會戰期間。

武漢會戰時,國軍海軍炮艦“中山”、“楚同”、“楚謙”,炮艇“勇胜”﹑魚雷艇“湖隼”,奉命擔任湖南城陵礬至武漢之間的長江航道空防、巡邏任務,每天往返護送各种船舶航行,以高射炮、高射机槍反擊日机。日軍為了扑滅國軍艦艇、轟炸船隊,阻止我工厂內遷、人員撤退和軍事運輸,不斷派机順江來回搜索和襲擊。”中山”艦擔負從嘉魚、新堤至武昌金口的警戒。

1938年10月24日,是“中山”艦及其艦長薩師俊壯烈殉國的一天。這一天“中山”艦在武昌金口江面被日机炸沉,艦長薩師俊率領全艦官兵浴血奮戰壯烈殉國,功昭日月。

這一天,日軍已從北、東、東南三面兵臨武漢近郊。日軍第6師團已占領黃陂,波田旅團逼近武昌,另一路日軍正向咸宁急進。黃鶴樓頭戰云翻滾,武漢已是黑云壓城。國軍武漢守軍陸續撤完,只留下一個旅(185師第545旅)作象征性抵抗。但海軍總司令陳紹寬猶在武昌以東25公里左右的葛店指揮海軍炮隊与敵鏖戰。

正是這一天,英勇的”中山”艦在薩師俊艦長指揮下,不畏壓境的強敵,站好最后一班崗,照例地執行開赴漢口掩護撤退人員和船舶。上午9時,停泊在武昌以南數十里的全口赤礬山江面的“中山”艦,忽然發現日軍偵察机一架從東方飛來。“中山”艦立即嚴陣以待。當日机飛臨“中山”艦上空盤旋時,我高射炮旋開炮射擊,這架偵察机即向東逃去。

中午,“中山”艦奉命開往漢口執行任務,薩師俊預料日机決不罷休,命令全艦官兵作好戰備。果不出他所料,下午3時,日机6架飛臨“中山”艦上空,旋即對准“中山”艦俯沖轟炸,并進行掃射,薩艦長命令全艦槍炮一齊開火,向日机猛烈還擊。突然,艦尾左舷中彈,舵机失靈。接著,鍋爐艙中彈,失去動力的軍艦頓時向右傾斜25度。正在這時,日机又向了望台投彈,轟的一聲,正在指揮作戰的薩師俊艦長左腿被敵炸斷,左臂重創,鮮血染紅戰衣,但他仍扶著駕駛台護梯指揮鏖戰。

瞬時,炸彈聲、槍炮聲響成一片,烈火在燃燒,江水向艙涌,左側大量進水,艦体又向左傾漸達45度。薩艦長命令全体官兵离艦,但他卻巍然不動,庄嚴地宣稱:我艦是國父蒙難的座艦,我要与艦共存亡!他頻頻揮手讓官兵赶快离艦。

但官兵為他這种愛國抗敵的精神所感動,不忍撤离。最后,勇士們一擁而上護持著敬愛的艦長移至江中的舢板上。正當官兵奮力將舢板划向江岸之時,日机又來輪番轟炸、掃射,薩艦長壯烈殉職!“中山”艦官兵24人陣亡。下午3時50分,“中山”艦沉于金口江底。

威震敵膽的國軍海軍布雷總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經過江陰阻擊戰及武漢會戰﹐國軍海軍艦艇喪失殆盡。此時﹐國軍海軍編成了布雷總隊,開始用水雷打擊日軍艦艇。

1939年1月,國軍海軍正式組建布雷總隊,下轄6個中隊,主要活動于長江流域。他們把長江中下游划分為3個布雷區:第1布雷區從監利至黃陵磯;第2布雷區從鄂城至九江;第3布雷區從湖口至蕪湖,后擴大至江陰。

布雷隊使用的水雷都是由國軍自己生產的。當時,根据作戰的需要,水雷制造所不斷搬遷,從上海先后遷移到無錫、武昌、長沙、岳陽、常德,最后在辰溪落穩腳跟。布雷隊使用的水雷主要是漂雷。布雷的過程是一個艱難而危險的過程。國軍海軍往往將布雷中隊分成若干個布雷小組,每組三五人。他們先從后方領取水雷,用人力攜帶或小車隱蔽推運等手段,將水雷運送至長江邊,然后在日軍控制薄弱的地方放下水去。運送一枚水雷往往需要几天,甚至十几天的時間才能到達江邊。這期間,他們要通過日軍占領區,晝伏夜行,忍受飢餓,還要与遭遇到的日軍作戰。雖然有的遭日軍俘獲,慘遭殺害,有的与日軍戰斗壯烈犧牲,但他們無所畏懼,一直堅持向長江中布放水雷。

在1943年國軍“鄂西保衛戰”的日日夜夜裡,駐守石牌要塞的國軍海軍,一直冒著日机、艦炮的猛烈轟炸,向長江中布放水雷,同時用要塞的十門巨炮向日艦猛烈轟擊,有效的消除了日艦對國軍陸軍的威脅﹐保證了鄂西會戰的勝利。

据不完全統計,從布雷總隊成立,到抗戰結束,僅在第3布雷區就布下水雷1370具,炸沉日軍大型軍艦3艘、中型軍艦8艘、炮艦6艘、運輸艦32艘、大汽艇4艘、汽艇48艘、炮艇1艘、大火輪1艘、小火輪4艘,還有其他一些小型船只,共計114艘,使50 00余名日軍傷亡。日軍惊呼:“最恐怖的就是中國海軍的机械水雷,一想起它我們就心惊膽顫……”

1945年8月15日,日本無條件投降。9月2日,國軍海軍總司令陳紹寬上將代表中國海軍受降,出席了在美國”密蘇里”號戰列艦上舉行的盟國受降盛典。8年全面抗戰時期﹐國軍海軍殉國烈士在天之靈當含笑九泉﹐英名永遠彪炳史冊。


eric65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