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整個抗戰中,國軍有一支戰力表現極其突出、名揚中外、令日軍聞風喪膽、為中國爭取無限榮耀的英雄部隊,那就是中國駐印軍。

  本處只對遠征軍之駐印軍主力新一軍(早期為新38師)與日軍作戰經歷 作重點概括性介紹,而對那贏得」東方野戰之狐「美譽,被盟軍公認為中國最優秀的前線指揮官,清華大學、美國普渡大學、維吉尼亞軍校畢業生之名將孫立人,則只有另擇機會介紹了。

  一九四二年,日軍接連攻破馬來西亞,新加坡,猛攻中南半島,長驅直入緬甸,並且狂妄的叫囂要與希特勒納碎軍會師中東。駐紮在緬甸的英軍,被日軍打得丟盔棄甲,為了保衛緬甸,英軍要求國民政府幫助。一九四二年一月二日,國民政府正式宣佈遠征軍開入緬甸與英軍合力保衛緬甸。三月七日,遠征軍五軍之第二百師在師長戴安瀾將軍率領下先期到達緬甸的同古。

  新三十八師則從貴州興義徒步走到雲南安寧,三月十七日早晨,安寧縣老百姓夾道歡呼,爆竹齊鳴,新三十八師健兒在「歡送新三十八師出國遠征」,「揚威異域」,「為國爭光」的老百姓慇切希望下,坐汽車向緬甸進發。

  四月五日,新三十八師在師長孫立人將軍帶領下到達緬甸臘戍,九日進駐曼德勒,孫立人將軍任曼德勒衛戍司令。四月十六日英、緬混合第一師在仁安羌油田區被圍, 情況極其危急,駐紮巧克拍當的新三十八師一一三團接到命令立即馳往救援。十八日,孫立人將軍親自從曼德勒趕往前線指揮。

  當時英軍對國軍新三十八師戰力並不清楚,英軍史林姆將軍甚至懷疑新三十八師能否如期將被圍的英軍第一師救出,孫立人將軍當即回答:「中國軍隊,連我在內,縱使戰到最後一個人,也一定要把貴軍解救出險!」

  三月十九日清晨,一一三團(總兵力八百多人)向日軍大舉進攻,國軍以極其精確的射擊(被俘日軍稱國軍的射擊奇準,很多打在頭部或胸部)及白刃格鬥,與日軍第三十三師團近萬人大戰,至下午五點,日軍僅被擊斃就達一千二百多人,全線崩潰。國軍順利救出英軍七千餘人及被俘的英軍,美傳教士,和新聞記者五百餘人,並將日軍搶去的英方輜重汽車一百多輛,交還英方。

  「仁安羌大捷」是一個奇蹟,因為新三十八師以不足一千的兵力,擊潰日軍三十三師團近萬人,救出十倍的英軍。這一仗堪稱一個冒險的傑作,差不多是一個可怕的空城計,日軍自始至終不知道國軍到底有多少兵力,國軍到處設置疑兵,虛張聲勢,同時在正面猛烈攻擊,方取得最後勝利。這一仗也顯示出中國傳統文化的優越性,孫立人將軍對史林姆將軍的回答:「中國軍隊,連我在內,縱使戰到最後一個人,也一定要把貴軍解救出險!」及其後來一一三團的具體表現, 都充份體現了中國軍人捨己救人和不背盟信之傳統美德。由於在仁安羌援救英軍的卓越戰功,孫立人將軍榮獲「英帝國司令」(C.B.E)勛章和美國的豐功勛章。

  四月底,由於英軍撤出戰鬥,日軍有機會迂迴至中國遠征軍後方,切斷了遠征軍的後路,遠征軍各部腹背受敵,被迫實施突圍作戰。新三十八師擔任掩護杜聿明第五軍及駐緬盟軍撤退的任務。孫立人指揮新三十八師以逐次抵禦,漂亮地進行後衛戰鬥,在完成掩護任務後,及時識破沿野人山撤退的危險,全師各團相互支援撤往印度。在掩護友軍撤退及後來的轉進途中,新三十八師在溫早及旁濱又擊斃日軍一千多人。從旁濱到英法爾,成千上萬的從緬甸逃離的印度難民和華僑,冒著酷暑逃命,狼狽不堪。新三十八師官兵自動的把自己水盒裡僅剩的水,倒給病人喝,分出背袋裡的糧食幫助難民,孫將軍還把以前擔任曼德勒衛戍司令時,蔣委員長發下來獎賞清理街道的士兵之餘款三千羅比,用來救濟沿途難民,中華傳統仁義之風,又一次被新三十八師官兵體現。

  新三十八師在歷經戰鬥及長途跋涉進入印度後,仍軍容整齊,士氣旺盛。隨身裝備,除一部份衣褲和鞋襪,因為碾轉作戰的關係,似乎稍嫌破舊外,其他軍服、軍帽、武器都是整潔齊全,這大大出乎英國東方警備軍軍團長艾爾文將軍的意料,國軍軍容和零星從緬甸退回的丟盔棄甲的英軍相比,簡直有天壤之別。

  因此艾爾文將軍及時打消了將國軍繳械的念頭,並讓英印軍民都對國軍表示敬慕和愛戴。六月十四日,新三十八師士兵應邀參加聯合國在印度首府新德里舉行的聯合國日閱兵典禮,以「步伐最整齊,精神最飽滿,軍容最壯盛」奪得第一名。

  第二天,印度各報一致對新三十八師給予高度評價,認為一個歷經戰鬥、長途跋涉的疲勞之師,在沒有得到盟國任何補充的情況下,在受閱的十一國軍隊中,

  竟能得第一名,真是無上的光榮。

  羅斯福總統在後來頒授孫立人將軍豐功勛章的頌詞中也說:「中國孫立人中將於一九四二年緬甸戰役,在艱辛環境中,建立輝煌戰績。仁安羌一役孫將軍以卓越之指揮,擊滅強敵,解救英軍第一師之圍,免被殲滅。後又掩護盟軍轉進,於千苦萬難中,從容殿後,轉戰經月,至印度,猶復軍容整肅,不減銳氣,尤為難能可貴。其智勇兼備將略超人之處,實足為盟軍楷模。」

  一九 四二年七月,國軍駐印軍成立,下轄兩個師﹕新三十八師和新二十二師,

  開始在蘭迦進行美械裝備訓練。至一九四三年一月,駐印軍已經在藍迦嚴格訓練了整整的六個月。駐印軍訓練的科目包括爬山,上樹,武裝渡河,戰鬥射擊等等,更特別推崇森林戰術的運用。

  一九四三年三月中旬,駐印軍改編為新一軍,總指揮為史迪威將軍,鄭洞國將軍任軍長,孫立人將軍任副軍長兼三十八師師長,廖耀湘將軍任新二十二師師長,胡素將軍為新三十師師長。後來國軍又陸續成立了幾個炮兵團,工兵團,汽車兵團,騾馬輜重兵團,獨立步兵團,戰車營,高射炮營,兵工營,通信營,特務營和人力運輸部隊等,使駐印軍的力量日益壯大起來。緬北反攻開始後,由國內空運去的國軍第五十師及第十四師也加入了緬甸戰鬥序列。

  為打通被封鎖了一年的滇緬路,便以取得盟國物質援助和加強抗戰力量,盟軍統帥部決定反攻緬甸,修築一條由印度直達昆明的中印公路,以充份滿足戰時物資需要。孫立人將軍擔任前敵司令官,指揮新三十八師為反攻先鋒率先出發。新三十八師經過一個多月的車船運輸,從印度比哈省的藍迦進入薩密省極北的列多,負責消滅盤踞在野人山胡康河谷的敵人,並掩護修築中印公路。

  新三十八師一一四團一到列多,就向日軍猛烈攻擊,接連攻取了幾個山頭。但進入野人山後,除了抗擊小股日軍的騷擾,便是面對極其險惡的自然環境。野人山是一座綿延四百多里的大山,平均海拔在八千尺以上,山中處處是原始密林,環境極為惡劣。從一九四三年春天至八月,新三十八師的官兵一直過著一種抗擊黑暗、泥沼、螞蟻螞蟥和日軍襲擊的生活,國軍歷盡千辛萬苦,砍殺出一條路基,肅清山 中的日軍,並掩護隨後跟進的步兵和開山機築路。

  很多人認為國軍不可能通過野人山,一位英國少校曾說:「你們的部隊想 從野人山打出去,還要掩護中國和美國的工兵修築一條中印公路來嗎? 我看不要說這條公路沒有法子修得成,恐怕連你們部隊也沒法子爬過這座野人山啊!」

  但是新三十八師官兵卻克服重重難以想像的困難,於一九四三年十月通過了野人山。十月二十九日,新三十八師佔領胡康河谷的前進基地——新平洋。

  駐守胡康河谷的日軍,是著名的第十八師團,其前身為久留米師團,兵員來自於日本九州,七七事變後,它首先在杭州灣登陸,在南京、上海一帶作惡多端;一九三八年,在大鵬灣登陸,侵佔廣州﹔一九三九年十一月,侵佔南寧;一九四零年被調往越南接受特殊的森林戰訓練,後進攻南洋各島、馬來西亞和緬甸;一九四二年,進攻棠吉、臘戍,從緬甸境內一直攻到雲南惠通橋,是日本陸軍中最精銳的甲級作戰師團,擁有所謂「攻無不勝,戰無不克」的長勝軍稱號。

  十月二十九日,在新三十八師的一一二團攻佔了新平洋和大洛西北的戰略要點瓦南關以南後,主要的戰鬥便推進到大龍河和大奈河的交匯點,和它以北的於邦,臨濱,沙勞以及大洛以北的拉家蘇。日軍兵力為十八師團第五五、五六聯隊,配有重炮若干。拉家蘇一帶戰鬥一直進行到十二月底,日軍山下大尉以下四百多人,被一一二團擊斃。臨濱一帶,日軍用一個大隊以上的兵力,向我守軍作了兩次大規模歷時七晝夜的圍攻,國軍重機槍兵把已經衝入鹿巖的密集日軍掃射的落花流水,敵大隊長田中勝,中隊長原良和吉五以下四百多人被擊斃。

  於邦是胡康河谷西北的一個重要村鎮,日軍的主陣地都由縱深的據點群構成。

  十二月二十一日,一一四團在孫立人將軍親自帶領下趕到前線。自二十三日起,國軍砲兵向日軍陣地猛轟,炮彈彈著點極其密集,把日軍整個陣地都翻了個個,國軍步兵在砲火掩護下前仆後繼衝向日軍陣地,並與日軍發生肉搏。二十九日,日軍不支,全線潰退。在此戰中,日軍第五五聯隊聯隊長籐井小五郎大佐以下約一千餘人被國軍擊斃。日軍十八師團嚐試前所未有之失敗,在師團長田中新一中將的報告中指出:「進攻於邦之敵軍,總是逐次滲透到我陣地側背,突然進攻,使我軍障礙設施和正面火網完全無用武之地。我軍本來具有善於熱帶叢林戰的特長也被粉碎,不得不被迫後退,情況不斷出現逆轉。」 由此可見孫立人將軍戰術之高超。

  一九四四年一月十一日,孫將軍採用迂迴戰術,避開大龍河正面日軍的堅固攻勢,以一部兵力和大龍河正面日軍對峙,另一部兵力從臨濱偷渡大龍河,攻佔大龍河東岸的大班卡,日軍受到側擊威脅,大龍河正面日軍河防陣地,隨即土崩瓦解。二月一日,新三十八師攻佔胡康河谷日軍重要據點太柏家,隨後,攻克太柏家東南方的卡杜渣卡,拉安卡,拉貌卡,陳南卡,新郎卡,殲滅日軍五百多人。

  太柏家地區戰鬥結束後,新三十八師與新二十二師開始合力猛攻孟關。新二十二師在孟關正面猛攻一週後,傷亡慘重,不易前進。三月初,孫立人將軍親自帶領新三十八師一部,作深遠大迂迴,繞到了孟關的背後,連克清南卡、恩藏卡、康卡、陽卡、丁宣卡、中馬高、下馬高、瓦卡道、沙魯卡、山那卡等三十多個據點,進展一百八十里,攻到了瓦魯班的附近。孟關正面的日軍,在聽到歸路被截斷的時候,軍心大亂,正面進攻的新二十二師趁機 開始猛攻。三月五日,新二十二師戰車營一馬當先,縱橫馳騁,一舉突破日軍防線,日軍大敗,當日國軍克復孟關,田中新一從小路逃走,師團長官防大印被國軍繳獲。

  三月六日,新三十八師一部兵分兩路,一路從密林中開闢道路進擊瓦魯班背後的秦諾,一路從東南兩面向西北圍攻瓦魯班,斷絕由孟關南竄敵軍的逃路。三月七日,攻擊秦諾的國軍截斷了瓦魯班至秦諾的聯絡。田中新一為急於打通孟關殘敵的逃路,不惜一切代價向截斷公路的國軍瘋狂反撲,國軍的山炮和重迫擊炮,大顯神威,把日軍殺的橫屍遍野,血流成河,日軍七百五十七人被擊斃在公路兩側。田中見攻擊無望,狼狽逃走。九日早晨,新三十八師攻佔瓦魯班和秦諾,繳獲日軍槍炮彈藥甚多,僅砲彈就有四個大倉庫,下午與孟關南下的新二十二師及戰車第一營會師,追殲殘敵。

  整個胡康河谷的戰鬥,國軍幾乎都用孫將軍的迂迴戰術取勝,孫立人將軍的迂迴戰在森林中的妙用十分傑出,孫將軍的經驗是﹕用適當兵力從正面攻擊,吸引日軍,而以主力從森林中開闢新的道路迂迴到日軍的背後,截斷日軍後方聯絡補給線,使日軍的糧彈補給斷絕,失去持續作戰的能力﹔阻止日軍後方部隊增援,使其陷入孤立,驚慌失措,喪失戰鬥意志﹔國軍主力迂迴到日軍後方,迫使日軍炮兵後撤,不能直接支援其正面部隊的戰鬥,另外使日軍傷兵無法救護後運,增加日軍正面陣地內的慘象,動搖其戰鬥意志﹔然後對戰場正面的日軍,施行包圍夾擊,便很容易收到殲滅戰的效果,此即孫子所說的「以正合,以奇勝」,「以迂為直」和「出其所不趨,趨其所不意,行千里而不勞者,行於無人之地也,功而不取者,攻其所不守也。」的戰法。

  三月十四日,駐印軍開始進攻孟拱河谷。孟拱河谷,從西向東,有卡盟,孟拱,密支拿三大日軍據點。駐印軍首先需要打開通向孟拱河谷的大門,全長約二十英里、海拔四千公尺的布傑班山天險。

  新二十二師開始從正面佯攻,新三十八師一一三團沿著庫芒山脈開路前進,迂迴到布傑班山天險的後面。庫芒山脈陡而且滑,上下山都得用手爬,馬馱著炮根本不能行動,只好士兵抬炮,讓騾馬空著身子走,上山時士兵走在馬前用力扛著馬頭,下山時士兵走在馬後,死命拖著馬尾,以防馬從山上滑跌下去。十四天之後,一一三團終於迂迴成功。和正面進攻的新二十二師兩面夾擊,只一天時間就攻佔了布傑班山天險。國軍的英勇作戰,奮不顧身,贏得了美軍對國軍的尊敬,美軍第一營的一個士兵很坦白的說:「我們和三十八師在一塊作戰,便甚麼都不怕。」

  五月十九日,新三十師、新五十師及美軍梅利爾特種團開始攻擊密支那,隨後戰鬥呈絞著狀態,這時緬北雨季即將到來,空運困難,參與密支那戰鬥的一萬多盟軍有可能處於極其危險的境地。因此為策應密支那方面的作戰,必須立即攻佔加邁和孟拱,以便打通到密支那的地面道路,使密支那城外的盟軍無須再擔憂日軍的援軍,完全靠地面運輸就可以補充糧彈。五月二十一日,孫立人將軍得到準確的情報,判斷新三十八師當面日軍因為傷亡太大,將後方兵力已經全部用到第一線,加邁後方變的十分空虛。因此孫立人將軍決定再次用迂迴戰術奇襲日軍,攻取加邁。

  從二十一日下午二時起,這新三十八師一一二團冒著大雨,晝夜行軍,利用各種有利掩護的地形地物、猿啼、鳥鳴、水流、雨響等,穿越日軍的重重封鎖,有時竟在日軍陣地左右一二百碼以外的地方走過,而始終沒有被日軍發覺過。二十六日上午十一點,一一二團趕到加邁以南的南高江東岸,南高江因連日大雨江面變得很寬且水流湍急,沒有木排竹筏,更沒有汽艇,一一二團靠隨身攜帶的膠布、鋼盔、水壺、乾糧袋竟奇蹟般渡過了南高江。這種秘密的迂迴作戰,竟使加邁地區日軍,不知不覺中陷入了新三十八師的包圍圈中。渡江後的一一二團,隨即開始攻擊日軍後方物資供應站--西通,日軍全無防備,疑是傘兵天降,驚慌失措,一戰即潰。當天,一一二團就打死日軍九百多人,繳獲十五公分重榴彈炮四門,裝滿彈藥的大卡車七十五輛,糧彈庫房十五座,汽車修理場一所,這便是抗戰時期有名的西通截路戰役。

  二十七日,一一二團從西通沿公路南北兩面展開,把日軍在孟拱河谷物資總囤積地幾乎完全佔領,還控制了長達四英里的公路,把加邁日軍所依靠的公路補給完全斷絕,另將日軍所有的後方通信,聯絡,運輸和指揮的機構全部摧毀。日軍因糧彈囤積中心被一一二團佔領,派出兩個聯隊的兵力攜帶大砲三十二門,戰車五輛向一一二團陣地瘋狂反撲。面對極其慘烈的戰況,一一二團英勇阻擊,至六月十六日,將日軍大隊長增永少佐以下官兵二千七百多人擊斃於陣地前,日軍狼狽潰退了。

  一一二團迂迴西通,使加邁地區的日軍陷入了彈盡糧絕的境地,整個動搖,日軍餓死不計其數,在孟拱河谷西南的一個山谷裡,竟有全副武裝的日軍兩千以上集體餓死。國軍趁此大舉進攻, 六月九日,一一三團克復加邁。二十二日,一一四團冒著很深的泥水開始對孟拱進行攻擊,日軍精神崩潰,雖有堅固工事亦無濟於事。二十五日,一一四團攻克孟拱,田中新一藉助地道倉惶而逃。之後,一一三團和一一四團在密支那城南伏擊最後一批來援的日軍,將其全部殲滅。新三十八師在整個孟拱河谷戰役中,共擊斃日軍一萬二千餘人,自身傷亡尚不到千人。八月五日,圍攻密支那的盟軍經過近三個月苦戰,攻克密支那。

  孟拱河谷戰役結束之後,駐印軍乘雨季進行擴充、整編、休息,新一軍擴編成兩個軍。孫立人將軍任新一軍軍長,下轄唐守治的新三十師、李鴻的新三十八師和潘裕昆的新五十師。廖耀湘將軍任新六軍軍長,下轄李濤的新二十二師和龍天武的新十四師。不久,由於日軍進行一號作戰,新六軍作為國軍精銳之一在攻佔瑞姑之後,便空運回國增援。新一軍則繼續揮師南下,開始負打通中印公路的全責。

  九 月,史迪威和蔣介石因對作戰及援華物資分配上有嚴重分歧,而奉調回國。蔣介石深知共產黨是不真正抗日的,只是欺世盜名、趁機擴充。但史迪威並不瞭解這一點,因此兩者出現不可調和的矛盾,但羅斯福總統十分清楚國軍駐印軍是盟軍緬北反攻中進展速度最快、戰力最強的部隊,因此為顧全大局,特地將史迪威調回美國。

  史迪威和孫立人在共事期間,因訓練,作戰等爭執不斷。胡康河谷戰役孟關戰鬥中因對一一四團的使用兩人大鬧一場,孫立人將任中印緬戰區參謀長,兼駐印軍總指揮的史迪威從中午關在師指揮部外直到黃昏。兩人雖然爭執不斷,但爭論到最後,史迪威總能採納孫立人的意見,有史迪威這樣有氣量善於包容的上司是孫立人的幸運,有孫立人這樣敢於直言、判斷準確的傑出將領自然也是史迪威的好運氣。新一軍原軍長鄭洞國凡事都不與史迪威爭執,史迪威反不欣賞,除密支拿戰鬥後期外也不讓他直接參與指揮作戰,只讓其負責部隊的後勤和訓練。史迪威非常珍視和孫立人在一起的時光,臨別時特地留一封信給孫立人﹕

  「中國駐印軍新一軍軍長孫立人將軍。親愛的孫將軍:我已被解除中印緬戰區的職務,必須和您分別。要在長時間的併肩戰鬥後就這樣離開您對我來說是很難的。如你所知,我一直堅持中國軍隊只要有適當的裝備和訓練,就可以和世界上任何軍隊比肩,我很欣慰我們已經有機會將之證實了。您已經充分證示了中國軍隊的勇敢和能力,而能為此略盡微力讓我非常驕傲。沒有人能抹殺我們證明了的事實。從此已後,您已是世人矚目的軍人了。您已經為一支新的,善戰的國家軍隊打好了基礎,在這個基礎上,將能夠建立起使中國自由和強盛的陸軍。您應該以您的此一成就自豪,我希望您能夠忘卻我們之間以往的所有誤會和衝突,把我當作您和中國的朋友。忠實的,史迪威美國陸軍四星上將」。

  新一軍經過近兩個月的休整,於十月十五日開始緬甸反攻第二階段的作戰,新三十八師為第一線兵團,立即撲向日軍重要據點八莫。守衛八莫的是日軍第二師團搜索聯隊,十六聯隊一部,以及十八師團五五聯隊,指揮官為原好三大佐,八莫日軍工事極其複雜堅固,許多隱蔽部都是用大樹夾雜著鋼筋水泥建築起來的,十五公分的重炮炮彈打在上面,竟若無其事,五百磅左右的炸彈直接命中,也不能把它全部摧毀。憑此依托,日軍狂叫要至少死守三個月。

  新三十八師一路攻佔日軍前哨據點,於十月底攻至日軍太平江防線。孫立人再次採用兩翼迂迴戰術,從上下游過江,突破沿途日軍防線,於十一月中旬將八莫全部包圍並攻佔八莫外圍日軍所有據點。至十二月十四日,八莫南北兩大據點、最堅固的陸軍監獄、憲兵營房和老炮台都被新三十八師攻克,國軍乘勝向

  八莫腹地進擊。激戰中,原好三大佐被擊斃,日軍拚命突圍,國軍用最大的火力向日軍猛烈掃射,日軍除六十多人跳江逃走之外,余全被殲滅,十二月十五日中午,新三十八師攻佔八莫。

  新三十八師歷經一個月的攻堅戰,擊斃日軍原好三大佐以下官兵兩千四百多人,俘虜持田大尉等二十八人,繳獲零式戰鬥機兩架,戰車十輛,壓路機及牽引車八輛,輕重機關鎗九十五挺,步槍一千二百七十三支,各種口徑大炮二十八門。

  為紀念這一個偉大的戰役,盟軍指揮部特將從莫馬克到八莫市區的一段路命名為孫立人路,將八莫 市區中心地區的馬路,命名為李鴻路。

  在三十八師向八莫猛攻的同時,孫立人將軍為在戰略上爭取主動,早日打通舊滇緬公路,不因日軍的死守八莫,而遲滯全軍的進展速度,故不等八莫攻下,便令新三十師繞過八莫,對南坎發動攻勢。十二月五日新三十師的主力將南坎外圍五三三八高地佔領,將日軍增援部隊完全阻止在山腳的下面。十六日,日軍向我五三三八高地猛攻,一日之內,五三三八高地竟落炮彈三千多發。砲擊過後,日軍連續十五次不分晝夜以密集隊形向五三三八高地作自殺式衝鋒,國軍山上的輕重機關鎗、衝鋒鎗、步槍向日軍猛烈射擊,日軍屍橫遍野,幾乎全軍覆滅,僅遺留在陣地前的屍體就達一千二百六十三具,其中有中少佐以下軍官屍體四十一具,余部狼狽的向密林中逃去。日軍在陣地前丟棄輕重機關鎗七十六挺,大炮六門,步槍六百五十多支,擲彈筒四十六個,卡車四十六輛。

  一九四五年一月七日,國軍將南坎包圍。一月十五日,新三十師在在大霧中一舉攻克南坎。一月二十二日,新三十八師主力攻克芒友。一月二十八日,穿著卡機布的新一軍和穿灰棉衣的滇西遠征軍在芒友會師。

  緊跟向前攻擊的新一軍之後,中美工程技術、施工人員加緊中美聯合工程----中印公路及輸油管的建設。中印公路起始於印度列多,經密支那,八莫,保山到昆明,全長一千五百六十六公里。擔任築路任務的,是駐印軍的工兵第十團及美國的機械化工兵團。一九四三年十月,新三十八師攻下野人山之後,美軍特從美國把著名的陸軍工程專家皮可將軍調來主持中印公路的建設,由於新一軍進展十分迅速,皮可將軍採取了二十四小時輪番工作制,日夜不停,工程始終緊跟新一軍前進。開山機最前頭安著兩丈來長五尺來寬的刮刀,推起幾千斤的土石飛跑,不費吹灰之力,擋在前面的山坡,除非是石頭的,否則只幾個來回,就消失的無影無蹤,直徑在一尺以上的樹,經刮刀一衝就倒,生活在那時候的人真是見了世面,開了眼界。

  美國人把中印公路稱為「列多公路」、「華美路」,蔣介石委員長為紀念創造這條路的史迪威將軍的功績,把它稱為「史迪威公路」。芒友會師之後,「史迪威公路」開始正式通車了。

  第一批由印度開往中國的汽車一共有一百○五輛,其中有載重兩噸半的大卡車六十六輛,還有一些武器拖引車、吉普車和救護車,載運的物資包括汽油、軍火,拖引的武器有重炮、野炮、山炮和平射炮。

  與「史迪威公路」同時進行的戰時另一偉大工程,是中印油管的鋪設。採用的油管是當時世界上最新發明的輕便式的油管,拆除、架設都非常的容易,油管上有許多自動開關的活門和調節油量的裝置。

  「史迪威公路」通車後,中美軍事當局接著就宣佈了當時世界上最長的油管----中印油管輸油的消息,卡車從史迪威公路上不斷的將軍火運到中國大西南去,增強中國國軍的武器裝備,油管源源的把油輸送到中國去,增強中國戰區的動力,推動戰局向勝利之途大踏步的邁進。這就是新一軍及滇西遠征軍在抗戰中的最大貢獻及收穫。

  攻佔芒友之後,史迪威公路全程暢通無阻,但為了擴大戰果及確保史迪威公路的安全,新一軍繼續揮師南下,新三十師於二月二十日攻克新維,新三十八師於三月八日攻佔臘戍。日軍第二師團,第四十九師團殘部全部被新一軍殲滅。

  在新一軍左翼的新三十師及新三十八師追南逐北反攻日軍的同時,新一軍右翼的新五十師經過半年的戰鬥,先後攻克萬好、南保、南杜、西保等重要日軍據點,最後於三月三十日攻克喬美,將五十六師團的殘部徹底殲滅,結束了緬北反攻作戰。

  緬甸前後兩期攻勢作戰,從新三十八師於一九四二年四月人緬起,到一九四五年四月三日止,整整三年,和新一軍對壘的日軍有第二、十八、四十九、五十三和五十六五個師團,及第三十四獨立旅和其它特種兵部隊,新一軍共擊斃日軍三萬三千○八十二人,其中包括三個聯隊長和其他高級軍官,擊傷日軍七萬五千四百九十九人,俘虜田代一大尉以下官兵三百二十三人,日軍幾乎全軍覆沒,新一軍傷亡一萬七千人,新一軍和日軍傷亡的比例是一比六。繳獲的戰利品有:步槍七千九百三十八支、輕重機關鎗六百四十三挺、大炮一百八十六門、汽車五百五十二輛、火車機車及車箱四百五十三節、坦克車六十七輛、飛機五架、倉庫一百○八所、金屬器材二萬餘噸。確實沒有任何其它一個中國軍的戰績能和新一軍相比。在一九四二年四月到一九四五年四月三日的三年對日作戰中,新一軍獲得全勝。軍長孫立人因此贏得」東方野戰之狐「美譽,被盟軍公認為中國最優秀的前線指揮官,為中國贏得無上榮耀。

  緬北反攻勝利結束後,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歐洲盟軍最高統帥艾森豪威爾元帥,電邀孫立人將軍參觀歐洲戰場。孫將軍遂與班師回國之時,啟程赴歐。在歐洲的三星期,孫立人將軍旅行五萬英里,成為艾森豪威爾元帥、巴頓將軍及戴高樂將軍之上賓。孫立人將軍當屬中國二十世紀中最優秀的將領。

  孫立人將軍最崇拜的將軍是岳武穆,對岳飛的「滿江紅」及文天祥的「正氣歌」,新一軍官兵幾乎是人人會唱,「好壞出自人的一念」,中國傳統文化所崇尚的正氣,對國軍新一軍提高士氣、「揚威異域」、獲傑出戰績所作出的貢獻自是功德無量的。


eric65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