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軍攻克南京後,國民政府遷都重慶,但將大部份政府機關和軍事統帥部留在了武漢,使武漢臨時成為當時全國軍事、政治、經濟的中心。

       南京失守後,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即擬定了保衛武漢的作戰計劃。先後調集約一百三十個師和各型飛機二百餘架、各型艦艇及佈雷小輪三十餘艘,共一百萬餘人,利用大別山、鄱陽湖和長江兩岸地區有利地形,組織防禦,保衛武漢。由國軍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指揮所部負責江北防務;國軍第九戰區司令長官陳誠指揮所部負責江南防務。另以第一戰區在平漢鐵路的鄭州至信陽段以西地區,防備華北日軍南下;第三戰區在安徽蕪湖、安慶間的長江南岸和江西南昌以東地區,防備日軍經浙贛鐵路向粵漢鐵路迂迴。

       一九三八年七月,日本開始進攻武漢外圍廣大地區。負責武漢作戰的日軍總司令為煙俊六大將,投入陸海空三軍三十五萬兵力,另以新增調四十萬大軍配合作戰。調動飛機五百餘架,軍艦一百二十餘艘,作戰經費竟高達三十二。五億日元。據戰後發現的日軍文件證明,連日本本土僅留的一個近衛師團,也待命隨時增援武漢大戰。日本大本營陸軍部文件也說:「陸軍為漢口作戰傾注了全力,沒有應變之餘力」。

       為鼓舞國軍士氣,蔣介石親自坐鎮武漢直接指揮。蔣親自到廣播電台發表極其悲壯的講話:「中國人民和政府已被日本侵略者欺侮壓迫到最後限度,中國軍隊為了民族之生存,決心在武漢地區與日軍決一死戰。抗戰爆發以來,已經作戰的經歷,以證明在陣地戰上我軍力量之堅強,將士作戰之勇敢無畏」。蔣介石同時強調:「我軍此次作戰,將不以一城一地的得失進退為重,而在於自動地選擇有利的作戰地區,達成殲滅敵人有生力量之目的。」

  在長江南岸地區

       第九戰區以第一兵團在鄱陽湖西岸地區,第二兵團在江西星子、九江至碼頭鎮之線組織防禦。日軍第十一集團軍主力沿長江南岸地區進攻,國軍第二兵團拚死抵抗達三個月之久,七月二十六日九江失守,八月二十日瑞昌失守,戰至十月二十二日,陽新、大冶、鄂城相繼失守,日軍第九師團和波田支隊向武昌逼近。

      而由薛岳將軍指揮的守衛鄱陽湖西岸地區的國軍第一兵團,遭遇的來犯之敵為日軍第一○六師團,師團長為松浦淳六郎中將。當西進日軍進攻瑞昌的同時,日軍第一○六師團從九江沿南潯鐵路南進進攻南昌。八月三日,敵一○六師團到達廬山西麓馬回嶺附近,遭到以金官橋為主陣地的薛岳部隊迎頭痛擊,日軍以戰車、飛機、大炮配合步兵強攻,兼以施放毒氣,硬是不能越雷池半步。戰鬥打得異常慘烈,持續到十五日,一○六師團參加戰鬥的三個聯隊、九個大隊共計一萬六千人,傷亡達八千人,一一三聯隊長田中聖道大佐,大隊長三人均陣亡於金官橋陣地前沿,一四五聯隊長市川洋造中佐,大隊長二人受重傷,中隊長和小隊長死傷過半。 

      來自於日本南九州的熊本、大分、鹿兒島、宮崎四縣的日軍一○六師士兵對薛岳部隊異常恐懼,據繳獲的日軍日記記載:「幾次進攻中,廬山上的迫擊炮彈如雨點般從天而降,皇軍大受威脅,死傷可怕。」還有一個專科學校畢業的士兵在日記中寫道:「廬山是支那名勝之地,『難見廬山真面目』名不虛傳,皇軍在此遭到支那軍精銳部隊的堅強抵抗,前所未有的激戰,中隊、小隊長死亡很多,戰鬥仍在艱苦進行,與家人團聚的希望是困難的。」

        由於第一○六師團幾乎失去戰鬥力,岡村寧次乃命令由伊東正喜中將率領的第一○一師團配合海空軍,從星子方向沿德安、星子公路進逼德安,企圖包圍薛岳部隊的後方,切斷南潯路。薛岳及時識破岡村寧次的企圖,他命令第二十五軍兩個師,嚴守星子和隘口鎮,迎擊來犯的第一○一師團。

      第二十五軍頑強堅守隘口,與一○一師團大戰,第一○一師團一直進攻到九月底,在付出了師團傷亡過半、聯隊長飯國五大郎大佐被擊斃、連師團長伊東正喜本人也被打傷的巨大代價後,仍不能突破國軍陣地。由於第一○一師團損失過大,岡村寧次只好命令 一○一師團停止進攻,改派第二十七師團從瑞昌、武寧方向進攻,同樣受到國軍迎頭痛擊,該師團之鈴木聯隊在麒麟嶺被國軍全殲,其一○三聯隊長谷川幸造大佐在攻佔覆盆山的戰鬥中被擊斃。

      南潯路戰鬥後,一○六師團被調回休整,補充了二千七百多名新兵。同時岡村寧次將第十一軍第二十二師團的山炮兵第五二聯隊配屬給一○六師團,整補後的一○六師團又重新進入了日軍戰鬥序列。十月二日,師團主力進抵萬家嶺地力」。國軍抗戰史上著名的「萬家嶺大捷」之役開始了。

     由於看到第一○六師團孤軍深入,薛岳及時抓住了將其圍殲的戰機,除派第四軍在小金山、萬家嶺、張古山、箭爐蘇一帶正面阻擊第一○六師團外,還及時從德星路、南潯路、瑞武路三個方面抽調包括第七十四軍在內的近十萬國軍加入圍殲第一○六師團的戰鬥。

     這時岡村寧次通過空軍的偵察發現大事不妙,第一○六師團鑽進了薛岳的口袋陣,急令松浦淳六郎率部突圍,但為時已晚。中間還發生了幾個趣事,萬家嶺一帶方圓十幾里,全被參天大樹覆蓋,只要進了林子就很難看到太陽,自然無法辨別方向。松浦淳六郎所用的一九二六年岡村寧次從孫傳芳那裏偷來的地圖不準確,在山中無法找出道路,想用指南針,可偏偏當地的石頭含磁,又使指南針失靈,只得在山中東奔西走,一兩日竟找不到一條生路。老天真是有意讓第一○六師團在劫難逃,而成就國軍將士的威名。

      國軍各部隊於七日開始總攻,第七十四軍五十一師在師長王耀武指揮下,負責攻擊由兩千多日軍佔據的張古山制高點,在數次攻擊受阻後,該師三○五團團長張靈甫提議出奇兵從日軍疏於防範的後山絕壁上突襲,經王耀武同意後,張靈甫親率一支精兵上陣襲擊日軍,經白刃格鬥後佔領張古山山頂。之後又與反撲的日軍反覆爭奪,張靈甫帶傷作戰,由於此陣地對日軍突圍至關重要,日軍在飛機重炮掩護下踏屍猛衝,張靈甫團頑強阻擊,陣地幾次易手,經幾晝夜反覆拚殺,最終國軍牢牢守住了陣地,在張古山主陣地爭奪戰中,日軍僅在陣前遺屍就達四千多具,張古山山頂周圍一片屍山血海。

    九日晚,薛岳親臨第一線指揮,國軍各部隊前仆後繼,冒死衝鋒。到十日清晨,

     日軍第一○六師團被徹底擊潰了。日軍除千餘人逃走之外,其餘日軍萬餘人全部被殲,萬家嶺遍地都是日軍的屍體和丟棄的槍支彈藥。這是國軍全殲日軍整整一個師團的戰鬥。其中連師團長松浦淳六郎也幾乎被俘虜,據一個日軍戰俘講﹕你們幾次攻至師團部附近,司令部勤務人員,都全部出動參加戰鬥,師團長手中也持槍了。如果你們堅決前進一百米,師團長就被俘或者切腹了。」日軍第一○六師團自從遭此毀滅性打擊後,便徹底失去了作戰能力,從此只能在南潯路北段擔任守備任務,進行休整補充。原定與第一○一師團合力進攻南昌的任務也被迫取消。

      萬家嶺戰役的戰鬥主力當之無愧是第七十四軍,萬家嶺戰役中,該軍除第五十一師作出巨大貢獻外,其第五十八師在師長馮聖法將軍率領下,兩面作戰,曾經腹背受敵,全師幾乎傷亡殆盡,馮師長為守住陣地向軍長俞濟時求援,俞軍長只得把軍部警衛營也用上,派出兩個連前往增援,該師終於扼死日軍第一○六師團的退路,保證了萬家嶺合圍的成功。

  在長江北岸地區

     七月二十四日,日軍第十一集團軍第六師團從安徽潛山向太湖進攻,第五戰區第四兵團奮起阻擊日軍達兩個多月,九月十七日廣濟、武穴失守,二十九日田家鎮要塞失守。日軍繼續進攻,直逼漢口。

    八月下旬,日軍第二集團軍開始從合肥分南北兩路進攻,第五戰區第三兵團頑強抗擊日軍至十月二十五日。九月十六日商城陷落,十月十二日信陽陷落,日軍隨後進逼武漢。

    在日軍已達成對武漢合圍的情況下,為保存持久抗戰的有生力量,國軍於十月月二十五日放棄武漢。日軍二十六日佔領武昌、漢口, 二十七日佔領漢陽。

    武漢保衛戰,是抗日戰爭初期最大的一次戰役,國軍英勇抗擊,斃傷日軍四萬多人,其中包括將校級軍官近七百人。日軍雖然攻佔了武漢,但其速戰速決,迫國民政府屈服以結束戰爭的戰略企圖並未達到。而國軍在整個武漢大會戰期間,雖未能保住武漢地區,但實現了蔣介石委員長預定的消滅日軍有生力量的目的。日軍「發動攻略漢口之戰,使其成為戰爭一決雌雄的最大機會」企圖再度落空,從此不得不陷入蔣介石委員長以空間換取時間之「持久抗戰」的泥沼裡不能自拔,直至戰敗投降。


eric65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