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8年2月,日本大本營為打通津浦鐵路,使南北戰場聯成一片,先後調集八個師團另三個旅、兩個支隊約24萬人,分別由華中派遣軍司令官煙俊六和華北方面軍司令官寺內壽一指揮,實行南北對進,計劃首先攻佔華東戰略要地徐州,然後沿隴海鐵路西取鄭州,再沿平漢鐵路攻取武漢心臟地區。   
       
      2月下旬,日軍南進部隊的磯谷支隊沿津浦鐵路南進,3月14日由鄒縣以南的兩下店進攻滕縣。守軍國軍第二十二集團軍第四十一軍英勇抗擊,傷亡慘重,苦戰至17日,該軍守城的國軍第一二二師師長王銘章將軍在發出「決以死拼以報國家」的最後電文之後,即於破城後的巷戰中,與參謀長趙渭濱將軍、鄒紹孟將軍同時壯烈殉國,滕縣失守。

     隨後,磯谷師團長未待在蚌埠的增援軍北上支援,即直撲臺兒莊,企圖一舉攻下徐州,打通津浦路。日軍總數約有4萬人,擁有大小坦克車70-80輛,山野炮和重炮百餘門,大批輕重機槍,還有飛機助戰。徐州及鐵路沿線橋樑車站,被日機轟炸得一塌糊塗。3月23日,日軍與守衛臺兒莊的由孫連仲將軍率領之國軍第二集團軍相遇,臺兒莊大戰正式開始。 

 3月24日,日軍開始猛烈炮轟國軍防衛工事,戰鬥激烈期間,第二集團軍陣地每日落炮彈竟達六、七千發。炮轟之後,日軍又以坦克車為前導,向國軍陣地猛攻。臺兒莊外圍陣地工事被悉數摧毀,日軍步兵隨後越過戰壕,步步向前推進。國軍因武器太差,僅能以血肉之軀與日軍炮火、坦克車猛烈搏鬥,當坦克車突戰壕時,不少中國士兵腰纏炸藥包,與日軍坦克同歸於盡。日軍猛攻三晝夜,才衝入臺兒莊城內,與國軍發生激烈巷戰,第二集團軍至此已傷亡過半,漸有不支之勢,孫連仲總司令死守待援。自27日起,雙方軍隊在臺兒莊寨內作拉鋸戰,情況異常慘烈。

     與此同時,臺兒莊外圍戰鬥也空前激烈。國軍擊潰了日軍第五師團和第十師團主力的無數次猛攻,使其不能直接增援臺兒莊內的日軍,延長了莊內國軍的堅守時間。

  在此危急時刻,有德軍裝備的湯恩伯軍團奉命迅速南下,夾擊日軍,然此時臺兒莊的守軍已傷亡殆盡。至3月4日,全莊2/3已為日軍佔據,日軍電台宣稱已將臺兒莊全部佔領。

 4月4日,日軍用燃燒彈攻擊臺兒莊,試圖將臺兒莊夷為平地,孫連仲第二集團軍此時處境已極其危險,連預備隊都已經用完。孫連仲對師長池峰城說:士兵打完了你就自己上前填進去,你填過了,我就來填進去。有誰敢退過運河者,殺無赦!池峰城奉命後,乃命令城內各守備隊利用地形和斷牆殘壁,築起第三道防衛工事,勉強與日軍週旋,國軍士兵逐屋抵抗,任憑日軍如何拚死衝鋒,也堅守不退,戰至黃昏,進攻的日軍不支,退了下去。

 4日深夜,孫連仲打電話給李宗仁,請求撤退到運河南岸。李宗仁深思後說:敵我在臺兒莊已血戰一週,勝負之數決定於最後五分鐘。援軍明日中午可到,我本人也將於明晨來臺兒莊督戰。你務必守至明天拂曉,並要組織夜襲。堅持就是勝利,待明天援軍到後,我們就可對敵人內外夾攻!這是我的命令,如違背命令,當軍法從事!

    非常湊巧,日軍原定在次日拂曉發動總攻擊,軍事指揮部的夜襲命令,確是及時。當夜孫連仲部隊在軍事指揮部督促下,組成數百人的敢死隊,連輕傷員亦參加了戰鬥,分組向敵逆襲,衝進敵陣。仇敵在前,孫部各自為戰,手持大刀,向日軍砍殺,奮勇異常。日軍血戰10日,已精疲力竭,不料戰至最後,國軍還能乘夜夜襲。日軍此時倉惶應戰,亂作一團,血戰數日為日軍所佔領之臺兒莊市街,竟在一夜巷戰中,被孫部一舉奪回3/4,日軍死傷無數,退守臺兒莊北門,與國軍通宵激戰。 

 當日半夜裡,李宗仁長官接到湯恩伯軍團的來電,知湯恩伯軍團已向臺兒莊以北迫近,天明可到,比預定的時間還要早,精神大振。後半夜,第五戰區司令李宗仁前往臺兒莊郊外,親自指揮對磯谷師團的合圍。黎明之後,臺兒莊北面國軍內外夾擊,在湯軍團強大炮火支援下,臺兒莊內國軍以敢死隊衝入日軍陣地,與日軍拚命廝殺。 

 4月6日,磯谷師團已全面崩潰,臺兒莊一線國軍全線出擊,殺聲震天。日軍機動車輛多被擊毀,其餘也因缺乏汽油而陷於癱瘓,彈盡糧絕,嚇得魂飛魄散,只顧突圍逃命,逃竄的日軍屍橫遍野,被擊毀的各種車輛、彈藥、馬匹遍地皆是。國軍士氣高昂,各軍團向敵猛追,如疾風掃落葉,銳不可擋。   

    最後,磯谷師團長率殘部萬餘人突圍進入嶧縣城,開始閉門死守,戰鬥信心盡失,對國軍已無絲毫威脅。臺兒莊之戰,至此國軍大獲全勝。 

 戰後國軍清點戰場,僅掩埋的日軍屍體就近萬具,敵軍總死傷在2萬以上,坦克車被擊毀30餘輛,繳獲各種大炮70餘門,戰車40餘輛,裝甲車70餘輛,汽車100餘輛,機關鎗數百挺,步槍上萬枝,這次勝利,可能也是日本新式陸軍建立以來的第一次慘敗。捷報傳出後,中國舉國欣喜若狂,前線國軍士氣大振。

eric65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